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TG】待到山花烂漫

BE

※ 二次人生 前传

 二次人生


  我心爱的人啊,不要跑的太快。我怕雨天后的泥泞弄脏了你细嫩的脚踝;我怕锐利的草尖划破了你白皙的皮肤。我怕追不上你,我想让你躺在我怀里像得到了一整罐蜂蜜一般甜腻腻的笑。


  “志龙你慢一点!”崔胜铉拽起衣裳的下摆踏在水洼坑坑的草地上,雨水沾湿了裤脚。

  前面的可人儿不知疲倦的跑的很快,顽皮的转过身弯起好看的嘴角做调皮的鬼脸给身后的崔胜铉“崔老爷爷您慢点别摔着哈哈哈”

  权志龙每踏一步脚边的水洼里溅出的水珠就好似舞台上的伴舞团一样踩着节拍随着权志龙轻快的舞动。过膝的白色长衫被少年顽皮的解开了整齐紧扣在两侧的排口。后摆也跟着舞动起来,白色的衣布携带着柔软的阳光发出绒绒的光晕。或许是雨过天晴后的过分灿烂让崔胜铉迷了眼睛,那是谁——是他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天使。

  崔胜铉跟上去,权志龙靠在山崖边的老桑树旁,手里捻这一朵娇艳的蓝紫色花。崔胜铉气喘吁吁地也在旁坐下,一看到面前的男人坐下,权志龙就抬起屁股慢慢挪到他身边。崔胜铉转头看着靠到自己肩膀上的权志龙盯着他有点凌乱的发丝和可爱的发旋,崔胜铉忍不住抬起手一下一下温柔至极地抚摸。

  怀里的少年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窝那鼻子里呼出细细的呼吸声,权志龙悄悄抬起他水亮的双眸看着崔胜铉立体的下颚线傻傻的笑起来“唔哈哈,我们胜铉真的好好看”

  崔胜铉对上他的眼神,琥珀色的双目里面似镶嵌了一颗宝石发着令人着迷的光泽。鬼使神差的崔胜铉低下头吻在了少年闭起的双眼上,那份纯真就像清晨的第一枚露珠那样晶莹剔透。

  崔胜铉双手抚摸着权志龙的脸颊“志龙是我的天使”

  权志龙绽开了烂漫的微笑小手覆上崔胜铉的手“真的吗,我是天使?

  崔胜铉庄重的点头“是我此生唯一的天使”

  权志龙注视着面前男人情话满满的样子,双手绕到男人背后搂紧把自己嵌进崔胜铉的胸膛“我最爱你了你知道吗胜铉”

  “嗯”


【肉】


  今日的空气中透着血的味道,父亲唤权志龙到家里的花园来。权志龙踏入花园看到了坐在木椅上的父亲“父亲”

  人到中年已经英俊硬朗的男人转过头“来啦”

  权志龙走上前站在父亲身边,父亲闭上眼睛周围似乎拢上了不好的气氛,他的父亲开口“志龙,城外的敌军已经准备攻进来了”

  语气平静的似乎不是可怕的战争要发生,权志龙惊的蹲下了身子“父亲!”

  权老爷睁开眼睛盯着权志龙惊慌的眼睛“孩子你可以怪父亲狠心,但是迫不得已,后天我会送你去军首领那。”

  权志龙跌在地上空洞的眼睛里滴落出豆大的泪珠“父亲...真是狠心啊”

  “孩子,父亲是不得已”


  权志龙不知是怎样走出的家门,他想见崔胜铉想到要死。

  崔胜铉我们只有两天了你还骗我说什么永远。

  权志龙无力的敲打崔胜铉的大门,廖管家开门看到权志龙边叫仆人去叫崔胜铉,欠身请权志龙进屋“权先生请进”

  崔胜铉听到仆人的话,放下画笔把还未完成的画翻过来挂上墙壁。弯腰打开抽屉把一个小盒子放进口袋里他想他戴上一定非常美。

  权志龙看到崔胜铉出来就飞奔过来扑上,崔胜铉还没站稳就被权志龙吻住,权志龙没有过这样的急迫。发狠的吸允崔胜铉的嘴唇,崔胜铉拉下权志龙还没说话权志龙又要扑上来,崔胜铉扣住权志龙的肩膀“志龙怎么了?”

  权志龙只是笑着笑得魅惑众生“胜铉我们去海边好不好”

  “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去海边”

  “胜铉就陪我去吧好不好”

  崔胜铉搂紧权志龙“好”

  

  权志龙今晚没有回家,两人最坐在床上彼此褪下衣物依偎在一起热气交织在一起权志龙今晚一直在说“我爱你”崔胜铉能搂着权志龙睡去他高兴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可是今天他却有种失落感好像明天怀里的人就会变成沙子流掉一样。


  天还没亮,权志龙就拖着崔胜铉到海边,冷风吹得权志龙发颤崔胜铉见状便楼主权志龙“不冷了吧”

  权志龙笑着“不冷,可暖了”

  崔胜铉顺着权志龙的手臂握住少年纤细的手,崔胜铉摸索着权志龙的无名指“志龙,闭上眼睛”

  忽然权志龙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套上了他的手指,仿佛套住他的理智一般。崔胜铉爱不释手的摸着“睁开眼睛志龙”

  一枚碧绿色的戒指发着耀眼的光,权志龙都移不开眼了“这个...”

  “我套住你一辈子了就别想离开我”

  “胜铉...”

  崔胜铉将泪眼汪汪的少年抱紧在自己怀中,他的少年真的离不开自己了。


  天明,崔胜铉还没睡醒就被廖先生摇醒“怎么了?”廖先生火急火燎的说“崔先生!权先生他!”

  “志龙怎么了?”

  “他...在昨夜剜刀自杀了”

  崔胜铉猛的推开廖先生冲出家门,权志龙你这个骗子。

  跌倒在权家大门口他不相信这不是真的,发疯了似的敲门可大府像是空了一般。崔胜铉跌在门口撕心裂肺的哭泣,忽然大门打开。权老爷站在那里俯视崔胜铉狼狈的样子“你来做什么”

  崔胜铉扒住权老爷的裤脚“志龙,志龙呢!让我见他!”

  权老爷深吸一口气踹开崔胜铉“你走吧”

  崔胜铉发疯的咆哮“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自杀!!我要见他!”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好,我告诉你!都是你的错!你才是杀人犯!”权老爷气愤的怒吼。

  崔胜铉楞在原地,权老爷继续嘶吼“他说他不能去军首领那里,他还说他已经结婚了。我就看到了他手上的戒指”

  “不是我!我没有杀他!不是我!”崔胜铉抱着头狠狠的摇晃。

  “是你!要不是你他今天就可以离开这座危险的城!”

  “离开这里他就安全了,可是他却在房里自杀了!”权老爷扣住崔胜铉的肩膀摇晃哭了出来。

  崔胜铉撑在地板上嘴里念念叨叨“志龙...志龙...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呼在崔胜铉的脸上,崔胜铉惊慌的捂着脸瞪着眼睛望着气愤的权老爷“滚,走啊!”

  “我不走”崔胜铉摇着头“我不走我要见他”

  权老爷无声的叹口气,拿出藏在袖子里的戒指摔在崔胜铉的脸上“拿走吧,不要再来了”

  大门又关上了,崔胜铉趴在地上拿着那枚戒指放生哭泣。


  到最后,崔胜铉都没见过权志龙。他只有那副画,画中的少年带着温婉的笑。属于自己的温柔。


  待到山花烂漫,我要牵着你的手漫步山间罗曼,轻抚你的柔发,我爱你这个不死的回忆。


评论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