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TG】Mistletoe's secret love

※ 小甜饼混一丢丢玻璃渣

求婚



  白茫茫的雪地明亮的照着,路边生锈的高架灯几只飞蛾在昏黄的光晕下转悠。

  这是权志龙出逃的第11天。

  

  权志龙裹紧不怎么暖和的大衣,软软的雪抓着自己的脚。权志龙一直都不喜欢这样全年都被大雪覆盖的城市。权志龙拿出手机,不出意料的这个熟悉的电话号码频繁出现在未接电话的行列里。


  崔胜铉等待了11天,犹豫了11天。转头看到放在桌上的小盒子放出的刺眼的亮光指引他果断的订下了机票

  ——尽管不知道他在哪,我会找到他。


  权志龙最讨厌他的胆小。因为胆小就算姐姐抢了他的糖果他也不会哭鼻子跑去和妈妈告状,就是藏着,藏着藏着慢慢长大了什么事都不敢去做。这都是小时候的旧事了。

 

  和崔胜铉在一起大概就是权志龙这一生最大胆的决定了吧。


  崔胜铉,他是亮光,是星辰,是权志龙平淡一生里的一抹生机。那个穿着整整齐齐的男孩,白白净净的衬衣和一头乖巧的刘海,笑起来最好看。权志龙一度会失神,感谢神让崔胜铉和他相遇。和他在一起,权志龙总是待在他身边紧张的手抓着书包带。

  明媚的夏天,男孩第一次牵了他的手。

  他第一次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凝望男孩清泉一样的双目。


  他们在一起了。一切顺其自然的不可思议。


  权志龙每次从床上睡醒都下意识的伸手碰碰左边的位置,确定那人还在,才松下一口气。权志龙不知道这样的害怕还会持续多久——胆小的人从不会大胆的想要索取那块奶酪。


  所以,在崔胜铉神秘的微笑着拿出藏在背后的小盒子时,他却不能像电视剧里一样快乐的流泪——他跑了。

  崔胜铉楞在原地看着权志龙跑走的身影,他的那句话都还没开口。静静躺在盒子里的戒指愈变得昏暗。


  不自觉盯着手机发呆的权志龙清醒过来。正要把手机放到口袋里,突然嗡嗡的响起来,权达美打来的电话。

  “姐?”

  “小子躲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

  “我...姐,跟妈说我没事。”

  “你到底搞什么??!”

  权志龙没多说挂掉了电话。加快脚步尽早回到自己的公寓。


  走到公寓门口,那里站了一个人。权志龙疑惑着,那人听闻脚步声回过头。

  权志龙惊的嘴巴都合不上,结结巴巴“胜...胜铉?”

  崔胜铉庆幸权达美没有给自己一个假地址,急促的跑过去保住了那还傻傻楞在原地的权志龙。权志龙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手似乎还在冷冻着支在两边。

  崔胜铉惊喜能找到权志龙,深深埋进权志龙的肩窝闻着那人的味道,紧紧的圈着那人深怕他又跑走。

  “我找到你了...不准再跑了”崔胜铉的声音有点颤抖。

  “胜铉,胜铉你...你放开点啊”权志龙被圈的都快呼吸不过来,两手推搡起崔胜铉。

  崔胜铉似是在撒娇,越抱越紧。“好了...好了,我不会跑了你放开...胜铉。”

  感觉到背后的双手松开了,权志龙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崔胜铉又扑过来。权志龙感觉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朝自己扑过来就别过了头抬起脚想要从左边逃出去,却被崔胜铉大力的拽回来摁在墙上。

  “你说过不跑的”像小孩子一样的抱怨,崔胜铉慢慢靠近鼻尖缓缓的蹭着权志龙“不乖哦。”

  权志龙紧闭着双眼,他却无法无视那在自己鼻子上撕磨的男人,双手也被禁锢着,无力的贴在墙上。

  “把嘴张开”崔胜铉冷酷的说。

  权志龙震惊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对自己发号施令的男人,嘴巴闭得更紧。崔胜铉受不了直接啃上权志龙,蛮横地啃咬权志龙的唇瓣,这不是什么所谓的吻,权志龙知道这是这个男人的一个小小报复。

  崔胜铉松开唇,看着被咬的嘴唇流血的权志龙心里揪了一下。二话不说连拖带拽的把权志龙带到公寓下面。


  崔胜铉停在一颗挂满槲寄生的老树下,松开了权志龙。权志龙皱着眉头揉着被捏红的手腕。

  “崔胜铉,你要做什么”权志龙红了眼眶。

  “你想过我吗”崔胜铉冷冷的询问。

  “我问你到底要干嘛!”

  “你想过我吗权志龙,这11天哪怕就一秒你有想过我吗”

  权志龙垂下脑袋,徘徊在眼眶里的泪水怎么也藏不住的蹦出来。

  “想,我吃饭想,睡觉想,梦里想...但是,又怎样我还是会害怕...我...我答应不了你”

  腿似乎没有了知觉,权志龙整个跌坐在雪地上抽泣。

  崔胜铉心疼地蹲下来握住权志龙冰冷的手揉搓,轻声细语地带着那年夏天的味道。

  “权志龙你还是那样胆小,连我的手都不敢牵,连一句我爱你都不敢说”

  权志龙慢慢抬起头,视线捕捉到崔胜铉的双眸。

  “我知道你害怕失去所以干脆就不去决定,我爱你,不会丢下你,你不要害怕。那天我都鼓起勇气牵了你的手你是不是可以也为我大胆一次?”

  权志龙凝视着崔胜铉温柔的面容感知着手边的温暖,他是你的阳光啊是你的星辰啊,这次再胆小的收手,他就消失了吧。

  崔胜铉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盒子把他打开,拿出里面那枚刻着他们相爱箴言的泛着银光的戒指。意识权志龙抬头看了看树上盘着的槲寄生。

  “志龙,你不能拒绝我”

  权志龙看着崔胜铉放开他的手,单膝下跪像一位英勇的骑士虔诚的捧着那枚戒指。权志龙又看了看槲寄生上红色的果实,火红的仿佛要灼烧到他的眼睛——那就当它是上天的安排吧,是福是祸,任命了吧。

  权志龙伸出手握住那双捧着戒指的手,崔胜铉抬起头,一不留神权志龙就倾身向前吻住了他的唇。


  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亲吻,能得到上天的赐予的幸福。那么我为什么要放手呢?


评论
热度 ( 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