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TG】二次人生

※借梗hybrid child

※商人T&人偶G


  我有与你们一样甚至更加无可挑剔的外表,但心脏是冰冷的铁,血液会凝固,我不会长生不老,所以被赋予生命去爱一个人。击溃我所有的防备,让我的冰冷终有温度,滚烫而炽热。

 “先生,做好了”廖管家对端坐在书桌前的男人说。

  崔胜铉摘下眼镜,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带着疲惫的语气“是吗,辛苦了,带我去吧。”

  廖管家恭敬的哈腰“先生走吧,他在客厅。”

  崔胜铉踏下楼梯,在阶梯缝隙里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搅乱崔胜铉本就困倦的神经。

  廖管家伸手指向那个人“先生,这位是村上先生。”

  面前这个先生带着和善的微笑向崔胜铉伸出手

 “崔先生您好,”

 “你好”。

  崔胜铉的视线早就已经定格在沙发上的男孩,村上先生也注意到便不再多做寒暄“崔先生,他我带来了,看看吧。”

  崔胜铉还是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位少年居然能那么的真实,一样清澈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连眼神里的那股天真都如出一辙。

 “他,真的会动吗”崔胜铉不自觉的抚上少年的脸颊,指尖冰冷到彻骨。

 “会的,只是需要一点东西”村上先生如是说。

 “需要..什么?”

 “血”

  崔胜铉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管家,”

 “是的,先生”廖管家说完走到后面去准备。

 “崔先生,他是我研究出的0818号人偶,他不会变老,但他会死,他的血液会凝固,他没有心脏不会对你付出太多的感情”村上先生像是介绍自己的孩子似的,

 “他没有心脏吗,难怪摸着那么冷呢”崔胜铉又摩梭起人偶的小手,廖管家此时站在身后“先生”

  崔胜铉转头看到廖管家手里的刀子“给我吧”。

  崔胜铉接过管家手里的刀子,询问村上先生“村上先生,我该怎么做”

 “取一滴血滴在他额头上,但,崔先生你确定吗?如果要是没有决定,我不会这样对待我的人偶的”

 “当然”


  权志龙的小手一点点靠近驻足在彼岸花上的蝴蝶,快要碰到火色蝴蝶的翅膀,霎时间,那抹火红便向着辽阔的天际飞走。权志龙急的跟随着蝴蝶飞行的轨迹伸手想要抓住,踮着脚跟着。

  它越飞越高,他追的越来越快。

  啪嗒,权志龙的脚绊倒石子跌倒在地上。

  崔胜铉看到那孩子狠狠地摔在地上,扔下手里的书,奔向权志龙。

 “志龙!”

  崔胜铉楞在原地,他以为权志龙会哭。可那孩子,只是慢慢的坐起来,看着自己膝盖上的擦痕浑然不知那是什么的样子,眼神空洞的看着伤口小手抱着小腿就这么坐着,像是蝴蝶会飞回来一样。

  崔胜铉差点忘了权志龙感觉不到痛也...没学会说话。

  崔胜铉叹口气,认栽一般。双手穿过权志龙的腋下把他抱起来。权志龙转头就盯着崔胜铉看。

 “以后,不要再跌倒了,可没人扶你咯”

  崔胜铉拍着权志龙身上的泥沙说。崔胜铉抬头看着权志龙琥珀色的眸子。

  你什么时候才能和我说说话......


 “先生,又来信了,这下...”廖管家的眉毛紧皱着。

  崔胜铉则露出一副释然的样子“该来的还是要来”

  “先生,您难道!”廖管家震惊道。

  崔胜铉笑笑“是,帮我...照顾好志龙吧。联系下村上先生然后...”  “先生!”廖管家打断崔胜铉的话语。

 “先生,这个宅子的上上下下都需要您啊先生!您看是不是...”

 “好了别说了,刚刚说的记住了吧,出去吧。”崔胜铉闭上眼睛仰躺在椅背上。

 “是...先生”


  下午时分,黄昏映衬着庭院,洒下一缕缕黄色的光。

  照着很好看,权志龙每每都会用那个小小的身子挪着大靠背到彼岸花丛中,白色的宽棉衣衬得周围散出柔和的,绒绒的光雾。

  崔胜铉手里端着巧克力派,站在柱子后边安静的看着。院子外边的小狗叫了声,权志龙转头边望见崔胜铉站在那里。

  权志龙马上就从椅子上下来毕恭毕敬的走到崔胜铉身边,睁着亮亮的眼睛凝望着崔胜铉,像是在看神圣的雕像一样。

  崔胜铉伸出另一只手摸摸权志龙软软的头发,权志龙还是盯着崔胜铉呆呆的看。

  崔胜铉马上就蹲下,视线与权志龙平齐,把手里的巧克力派放到他面前。权志龙的视线也向下跟随着,眼睛又变得更亮了。

  崔胜铉会意的笑笑“喏,你最喜欢的”

  权志龙迫不及待的拿过那盘巧克力派,他最喜欢的,被热过的巧克力融化的甜甜的味道。

  崔胜铉蹲在前面看着面前的孩子,心里不禁泛起波澜。

  孩子的头发,鼻子,举手投足都和他如出一辙,只是孩子的眼里少了一丝生动。崔胜铉出神的望他,权志龙察觉到视线的直接,吃东西的手也停顿了下来。

  崔胜铉突然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头“吃吧..我,先走了”

  权志龙一直盯着崔胜铉离去的背影,先生的背影总是深蓝色的。权志龙无法触及,他是鲜活的火红,却被扼杀在了冰冷胸腔。

  崔胜铉回到房间,打开在深藏在桌底的那幅画。画中人是先生心中如同珍宝般又似剜刀般的存在,画中的男孩修长白皙的手指上点缀着一抹璀璨的墨绿宝玉,精致小巧的脸上那一抹含苞待放的笑倾国倾城。

  不受控制,泪珠像泉涌一般泄出“对不起...”


  他的先生,孤单的先生,深蓝色的先生。

  他的先生很忙,权志龙只能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才能看见他,偶尔顽皮地整点小意外,他的先生就会注意到他。

  先生好像很喜欢一个人,权志龙半夜伏在先生的窗口外,先生总是盯着一幅画看,看着看着,眼泪就出来了。

  权志龙记得先生很喜欢大海,他说“大海是悲伤的,因为每一滴海水都在哭泣,从透明到深蓝”先生望着无垠的海平面,有洁白的海鸟飞过,那个人也曾来过。

  先生啊,我的先生,我想和你说说话呢…


  天下起小雨,气氛也乌云片片。

  崔胜铉扶开石碑上的尘土,放上挂着水滴的雏菊。手指轻抚石碑上的凹陷,那个人的名字那么熟悉。

 “志龙,我来了”

 “想我了吧,今天雏菊开的特别好”

 “我过得很好你也要快乐”崔胜铉突然想起什么,摸了摸口袋

 “你看这个,我…”


 “崔胜铉!”

  话没说完,身后的人打断了自己,他愤愤的走过去,一把推开崔胜铉,崔胜铉跌倒在潮湿的草地上,像五年前一样。

 “权老爷…”

  崔胜铉费力的撑起身子,权老爷看到石碑上的雏菊,抓起来一把丢掉,花朵在空中散掉,打湿了花蕊。

 “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来,你还来做什么!你惹的祸还不够吗!”权老爷吼得青筋暴起。

  崔胜铉双目无神地盯着石碑,唯一能做的只有那几声无力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你走吧,别把我的最后的仁慈当放屁”

  崔胜铉抹了把狼狈的脸,那双腿仿佛不是自己的,狼狈的从这里爬出去。头发被打湿的不成样子,浑身的泥泞。

  崔胜铉这么走进院子。

  把下人们都惊了个遍。廖管家见状,拿着干毛巾火急火燎地奔过来,毛巾搭在崔胜铉头上,焦急地擦着

 “先生!?您这是做什么啊!”

  崔胜铉则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一般,突然,眼前一黑,顿时天旋地转。

  扑通。

  倒了下去,那时,崔胜铉的耳边仿佛听见了那个人在喊自己。

  是真的吗……

  是我听错了吧……


  崔胜铉醒在大海里,如平镜一般的大海,手指微微轻触泛起波光粼粼。就在不远处,纯白的衣裳头戴花圈的少年,他回头莞尔一笑,崔胜铉望见那旖旎的景象。崔胜铉撑起身子想要追随他,而他却像镜子一样碎掉跌落在无声的大海里...

 “不要!”崔胜铉满头大汗醒在卧室的床上。

  气喘吁吁地望着前方,廖管家焦急的走过来拳头都攥皱了裤子。

 “先生!您没事吧”

  崔胜铉微微点头,四处转着头“志龙呢...”苍白的嘴唇很虚弱。

 “崔先生...”

  感到手臂边有个小东西在动,小东西抬起脑袋一张哭糊了的花猫脸呈现在崔胜铉眼前。

 “志...志龙,你会说话了?!”

  崔胜铉瞪大眼睛盯着面前的孩子期盼他再多说几句。

  权志龙啜泣“我...怕,怕...崔...走”

  可把崔胜铉逗笑了,崔胜铉摸着权志龙软软的头发心里的一团乱麻也被梳开。

  等权志龙鼻涕抽完又开口讲话“房...房间,...画”

 “管家,请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和志龙说...”

  廖管家走出去带上门。

  崔胜铉回头看看志龙越来越有那副模样。权志龙湿漉漉的双眼包含了太多太多。

 “画...我...”

 “对不起,不是你...你只是,他的...复制品吧,对不起我太恶劣了...”

  权志龙豆大的泪珠滚烫的滴落在崔胜铉的床榻上。

  权志龙趁崔胜铉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进卧室,小心翼翼地打开画卷。

  那一刻,镜子,那一边的那个人是谁,我是谁......

 “他是权志龙,你也是,但你永远不可能是他...”

  权志龙只是用重重的的哭泣声来回应崔胜铉。

  5年前的海滨,嬉笑的人儿,或许不该,那样我还能拥着你入眠。

 

 “我...我会...陪...你,一...一直”

  崔胜铉看着那双眼睛,原谅我。

 “好...”


评论
热度 ( 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