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TG】Almost Lover

※ 玻璃渣

※ BGM:almost lover——A Fine Frenzy


  老旧泛黄日记本,记录你拿着高脚杯浅尝红酒的芬芳。终究无法拥你,我的若近若离,我不幸的爱。

  深山林处,矗立着一座古老的房子。棕榈树环绕,宛若一片净土。还有一个后花园,柔软青绿的草地上两个身影依偎着靠在树根上。崔胜铉手里拿着一本陈旧的书戴着沉静的眼睛翻阅着,他的怀里,权志龙——如初日阳光般清爽温暖的少年,散着一头柔顺的金发,躺在宽厚的肩膀上玩弄着花朵。淡蓝的花朵衬着少年纤细修长的手指格外的舒服,少年就着透过树荫叶隙间的光线合上那双仿佛充满世间纯净的双眼。崔胜铉发现他的少年柔软的鼻息,盖上书,手抚上少年如脂般的肌肤。把少年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他又重新靠到树边也闭上了眼睛,与少年一齐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做着梦。

  

  权志龙站在海浪生平的沙滩上,任由风滑过自己。权志龙压下被风吹起的乱发,四处寻找那个男人。权志龙想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却发不出声音,他以为自己又将失去他,眼眶里水光艳艳。

  “志龙,我在这里”

  权志龙立马向声源处转过去,男人就站在那片静谧的海上,上帝光环笼罩着他。

  崔胜铉!回来!权志龙呐喊。

  崔胜铉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的少年,一笑而后,转过身就向着海平面走去,海面上留下一串涟漪的水波。

  崔胜铉!你去哪里!不要丢下我!权志龙哭着跑过去,赤脚踩的明明是柔软的沙滩,此刻却尖锐如戈壁。权志龙刚一脚踏进海里,整片海就冻结了,冻住了缓缓而来的海浪,冻住了男人逐渐消失的身影。权志龙抹了把脸上的眼泪,一步步踏着冰地走向他炽热的温度。手指触碰了那个男人被冰的脸,手掌向下,覆盖在他冰冷的心脏上。忽然,心脏变得亮红,权志龙惊的收回手,惊恐的看着他。心脏越来越红,红的可怕,像火红的玫瑰慢慢的枯萎变成暗淡的深黑。权志龙看着他的男人。

  我不应该来你的世界,可我回不去了。权志龙张着嘴说道。

  权志龙感觉自己的脚不能动弹了,低头一看,冰花攀上了自己的全身,让我们一起沉睡吧,我遥不可及的梦。


  少年好像做了个噩梦。


  权志龙醒来时,边上没有崔胜铉的温度。焦急的少年连忙就往屋里跑,就看到——那个男人坐在古典的座椅上,播着上世纪的古典乐,一杯红酒,一个神秘的男人。

  权志龙亲手亲脚的走到崔胜铉身后,他不想破坏着魅力的美丽。权志龙从后面穿过崔胜铉的耳后夺过那杯醇厚的红酒,饮了一口。崔胜铉笑着看他的少年调皮的样子,权志龙得逞的小样子全数收入崔胜铉的眼里,他的欢愉。

  “过来”

  崔胜铉低沉的嗓音萦绕权志龙的耳边,权志龙起身走到崔胜铉面前,坐在了崔胜铉的腿边。崔胜铉的手摸着权志龙毛茸茸的后脑勺,他像猫一样蜷缩在主人的边上。权志龙抬起头,那双带着些水雾的眼睛勾动崔胜铉的心脏。崔胜铉的手向下,继而捧着少年的脸,少年也凝视崔胜铉宛如黑宝石深邃静谧的眼眸,崔胜铉缓缓的靠近他的少年,权志龙也慢慢闭上自己的眼睛直到碰触那份来自他的味道。崔胜铉描绘着权志龙的唇像在欣赏那一幅幅艺术品那样,不,少年就是他最珍贵的艺术。少年的唇如红加仑果,淡淡的酒香甜腻的香味充斥在两人唇间。崔胜铉撬开少年的齿间,深入探索专属的味道。权志龙有些喘不过气,手攒成拳抵在男人精致的深蓝色西装上,崔胜铉松开权志龙的唇牵出几丝剔透。他抚摸着权志龙泛着粉红的脸。靠在少年的颈脖侧,嗅着少年的香气,唇一路舔(哔)弄着,手伸进衣襟的下摆摩挲权志龙纤细的腰肢。权志龙手掩着嘴隐忍着发出呻(哔)吟。

  这时,男人却停下了。

  男人眼神里混杂复杂的情绪,望着少年的满眼情(哔)欲。崔胜铉撑起身子,再次拿起红酒猛地灌进嘴里。少年不知所措,整理了下衣裳,从背后拥抱着他的爱情。

  “还是不能够试着爱我吗”

  少年哽咽的说着,双眼也湿润了,泪水顺着脸颊滴在男人的肩上。

  崔胜铉沉默,只是灌的更猛了。

  权志龙自嘲笑了声,抹掉脸上的眼泪起身走到玄关口,回过头来向那男人道了声——

  “再见,最后一次结束了”

  摔门声响起,少年消失在那座房子里。


  崔胜铉一整晚都没有入眠,红酒一瓶又一瓶。他希望自己能够醉生梦死,忘掉那份痴迷。可崔胜铉怎么都没有忘记少年那双眼睛里悲情。崔胜铉收拾了下茶几上的残局,他踩着拖鞋走到后花园里,依然一片嫩绿,他像是在寻找些什么——他的少年。少年总会窝在那颗我们最钟爱的棕榈树下睡觉。如今,那里只有一朵枯黄的花葬送那里。崔胜铉压抑不住,急着走到屋里,就靠在那扇门。像孩子那样嚎啕大哭起来。

  是我的错,承受不起你的深情。拒绝深情的抵达,扼杀那份深刻刺骨的爱。我们始终无法相爱,即使都彼此相爱。

  崔胜铉想念那份来自少年发梢的柔软,唇齿间的甜蜜。少年的心曾被自己伤的支离玻碎,昨晚,最后的打击,心再也无法拼凑。他彻底失去了他珍爱的少年,权志龙彻底消失在崔胜铉的世界。


  崔胜铉难得出门,他只想走到酒吧,把自己灌醉。路过海滩,太阳的余晖还残存在海岸线,他记得权志龙总吵着要来看海上的日出。崔胜铉低下头看着影子一点点拉长。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这十字路口的,车子的鸣笛声才将他的思绪拉回,他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他的视线停住了,两个男人相拥在街角热(哔)吻着,那是他的少年。崔胜铉盯着他们,眼眶通红起来。崔胜铉想冲过去扯过少年让他们走到只有他们的世界里,但崔胜铉停下了他的脚步。双手紧紧的攒着衣角,咬着牙,转过身,离开了这里,在你的世界里留下一道渐行渐远的背影是不是个最好的选择。你走了,我没有挽留的资格。

  而崔胜铉没有看到,少年在他背影后的那行眼泪,掉在地上。


  崔胜铉准备离开了,家里的家具都蒙上了白布,崔胜铉依恋这个家里和少年的回忆。他打开那本他永远读不完的书,写上了一行字。合上书,抚摸着封面,深情的离别之吻印上书页。崔胜铉到后花园那颗树下,把书小心翼翼的放在那。他拿过树边枯萎的淡蓝色花,放在书上。——埋葬爱情。

  崔胜铉离开时又望了望这座房子,便坐进了车里绝尘而去。


  书不知会不会被翻开,那里静静的躺着一行字

  Goodbye my Almost Lover.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