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TG】海风浪记

   济州岛的海风吹醒了涯月的清新,权志龙伴着软软的晨光睁开惺忪的睡眼。权志龙揉揉有点水肿的眼皮,望着窗台上的济州美景。用身体感受舒适暖暖的贴心。

  权志龙摸到床头的手机,对着窗外拍了张。

  peaceminusone INS:‘看一次日落,不如等一次日出’


  看着发送成功的消息提醒,权志龙就一直等着那个人会不会点赞,盯着屏幕到它黑掉。坐起身,理下乱毛,一件纯白卫衣搭着黑色短裤再配上红檐鸭嘴帽。还没剃掉的胡渣,平时的权志龙简简单单。

  拨开电话通讯录“舜浩,今天去潜水吧”


  挂掉电话,权志龙踏着凉鞋走到monsant大厅口等舜浩,今天没有开业。权志龙走到自己种的植物那。

  “呀,早上好”权志龙蹲下抱着膝盖。

  土坑中的仙人掌一天天越长越高,权志龙看得出神。

  嘴里小声的低估“我把你养好了,以后陪我...”


 舜浩进门打断了发呆的权志龙“志龙?”

 权志龙回过神来“啊,舜浩,来啦”

 “怎么了,看什么呢?”舜浩皱眉看着患得患失的权志龙问道

 权志龙抹了把脸,勉强笑了下掩饰“没事,我们走吧”

  权志龙说完就起身往门外走,舜浩看权志龙的背影,转头看那颗被悉心照料的仙人掌,无奈叹了口气“哎,又在做傻事”


  叫上一群朋友到海边,远望着泛着粼粼微光的海平面,真美。权志龙光着脚丫子,走到沙滩岸感受着一股股海浪拍打在脚背上,脚上的沙子被浪冲掉又回来,权志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

 噗嗤的笑出声“哼哈哈,暴龙的脚趾还真是呢”

抬起头,走向朋友。芭蕉拿着一套潜水服递上来“志龙,穿上我们就去吧


  接过潜水服,权志龙套在身上,那纤瘦的身形越来越瘦。踏上船,利索的后翻潜入神秘的大海里。一群群的鱼绕着权志龙周身游着,底下的珊瑚礁彩色的美丽,发现了什么?海星!权志龙潜下去手探入珊瑚礁夹杂下面,拿出了那个粉色的海星。脚板交替着,游上去。甩开水,喘着气。边上的友人也慢慢游上来靠近权志龙。

 “志龙啊,你知道海星是什么吗?”友人突然问道

 “海星就是海星啊。”权志龙一板一眼的回答

 友人笑着和权志龙叙述“海星其实是天空上的星星,但是却落入了水里,藏在海底下”

  权志龙认真的倾听,明知道这是美丽的谎话,却还是想要相信

 “哥,我想给它取个名字”权志龙摸着海星说道

 “怎样的名字呢”

 “很帅的,很傻的,很美的名字。但是我不会告诉哥哦,是秘密”权志龙调皮吐着小舌头。


  权志龙握着海星放在胸前,游到岸上,边游边自语“你叫...崔胜铉”


  跟着友人还去玩了卡丁车,日子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假期的放松就好好消遣。


  天渐入夜幕,玩脱了的权志龙走到monsant的屋顶上坐着吹海风。这里真好,天气是好是坏都那么舒服。权志龙闭着双目想念着首尔的那个人。那人在做什么呢?一杯上好的红酒,一首古典的音乐,一把新奇的椅子配上一位艺术的男人。权志龙为什么有了假期还要远远来到济州不去陪那个常常寂寞的男人?因为权志龙不懂了。他越来越不懂自己深爱的哥了...每次想给崔胜铉打个电话说句晚安,我爱你,我想你。现在都做不到。打开手机通讯记录,在那串号码上犹豫,因为我不敢。权志龙想着慢慢的鼻头一酸。


  我们之间的像一张被揉过的纸,即使抚平了,伤痕还历历在目。我不会主动和你谈论,我性格如此,你也是这样,所以我们凑在了一块臭气相投。我偷偷的跑出来,我怕我不习惯离开你。21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是不是离开你21天就不会再那么想你。可我舍不得。权志龙恍惚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脸颊,两横泪流淌着。不知不觉就哭了。


  权志龙拿出自己的歌词本,握着笔头,沉重的写。


TO 崔胜铉:

  你好呀,小胖子。我现在在济州呢,有点想你怎么办...我正给你写信呢,我也想像永裴一样,可是我不敢给你看。哥是不是又在喝酒,明明答应过我不喝了,大骗子。那颗仙人掌我照顾的很好,不要担心。今天我抓了个海星,你猜他叫什么?叫崔胜铉哦,很可爱吧。


  权志龙写着手一顿,眼泪划过鼻尖滴在纸上,染花了墨迹。


  我要在这世界上所有角落都留下我和你的回忆。

  明年,你不在我身边。

  我见不到你摸不到你的时候还可以苟且的想着你。

  崔胜铉,我爱你我从来没对你说过。

  我对你,超过我爱你。

  崔胜铉你给我记住了,我要让你带着亏欠过着两年。

  两年后,再重新让我爱上你好不好?

  

  崔胜铉,我想你...


权志龙抱着本子,在天台睡着了。


评论 ( 2 )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