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原耽】嫂子

※双性/农村/寡嫂/NTR

※攻:宋锦,宋涵清 / 受:沈胥

※summary:暮山村的美少年为了帮宋家少爷驱邪而下嫁于他,怎料往后的日子竟然成了兄弟二人手中的玩物。




※楔子※


  沈胥生长在一个依山傍水,花红柳绿的地方——人人口中的仙境,暮山村。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村里的人儿都出落得水灵极了。乡亲们相处和睦,孩子们悠然快乐,他们不必要去考虑今年到底挣了多少钱,孩子到底读了多少书,就是一股脑地在村里过日子也偷得闲适。

  沈胥从小到大就过着划船游水的日子,偶尔替父亲收收家里的莲蓬。沈老舍不得把下地的重活给他干,就让他这样轻松地成长。

  说来也是不容易,沈家并不富裕甚至有时候都没大米填饱肚子。全家的劳动力都压在沈老的身上,不为别的,因为沈胥是个双儿。  在暮山村,双儿代表着生产工具,老一辈的人一般在娶了正妻后还会再娶一位男妻,说是图彩头,福临满堂,多子多孙。但双儿在被嫁到人家家里后成了男妻,也没有地位。

  他们习惯了被利用,这似乎已经成了规矩。

  但沈老却没有这样对待沈胥,他是他身上的一块肉,宝贝着呢。  而且沈胥大小就生得漂亮,可能是双儿的缘故,他利落有致的面容中带着缱绻的温柔,红唇白齿,一双好似水滴一般清澈透亮的眼睛,映衬得整个人宛若出尘仙子。

  这么漂亮的孩子,沈老这辈子都想守着,可别让人欺负了。

  不过随着沈胥长大,不仅是暮山村知道他的美貌就连好几座山之外的人都知晓了。提亲的贺礼一叠一叠得堆成了小山包,可沈老的神色却愈发沉重,他疼了半辈子的孩子,怎么能够说嫁就嫁呢?于是沈老还是决定询问沈胥的想法,但沈胥只是摇摇头告诉父亲:“胥儿愿意的,愿意的,爹爹做决定吧”。

  岂是沈胥不想自己决定,只是在这里双儿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不想父亲被人说闲话。

  如此这般,在沈老和一众乡亲们的讨论下,这桩婚事总算是有了苗头。沈老千挑万选,挑中了隔壁村的大户人家——宋家。

  宋氏家族在祖上便是宦官世家,一代代的繁衍生息,累积下来的财富那可数不清。而且就论现在而言,宋家面上经营得是钢铁产业,暗地里是与黑帮交易枪弹火药的。黑白交织,多少黑钱被漂洗干净,那就不必多说了。

  向沈家提亲的是宋老爷,他为他的儿子宋锦。

  理由是娶男妻为了冲宋锦的阴煞之气,保佑宋家洪福齐天。

  说来也是玄乎,这个宋锦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大少爷,生活不愁吃穿。可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在去年忽然在床上昏睡不起,身体滚烫,村里神医说“这是被阴煞之物附了身,需解此毒,必要娶男妻冲喜,以阴阳混合之气冲此邪气,定能保宋少爷恢复平安”。

  如此看来,就算沈胥嫁到宋家也只是为了祛邪,不是为了生育,而且提亲信中也保证了会待他生活安定。

  沈老的心算是沉下来了,给了宋家答复,两边的婚事也都开始准备了。

  沈胥在洞房前都不能看见宋锦,这是规矩。所以沈老很是顾及自己孩子的心情,旁敲侧击的了解到了宋锦。

  他是大户人家出生的少爷,从小习武念书,人也长得高大,面容憨厚老实,浑身也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臭毛病,为人踏踏实实,做事干净利落。

  当沈胥听到这番描述后,心情也没变好或是变坏,他清楚就算未来的丈夫多么的优秀,自己也只是一件物品没有资格要求,没有资格嫌弃,不把生育担子压在他肩上已是莫大的幸运。

  沈胥在意的是父亲,是他生活的地方,是夏日里清凉的风,是冬日里温暖的炉灶......

  宋家出手阔绰,婚事筹备的很快,这与普通的婚事还是有所不一样的,双儿成亲需要被当地的婆婆调教一番才能拜堂成亲。通常需要六天左右,婆婆会教双儿如何服侍好丈夫,如何更快的怀上孩子,如何做个温暖贤良的男妻,一切以丈夫的意愿为先。沈胥打心底里排斥这一系列的规矩,但还是得硬着头皮做下去,到成亲的前一天,婆婆会给他喝一大碗的催乳汤,说是为了以后万一有了孩子就不用再找奶妈子。

  那天,如期而至。

  沈胥换上了婚服,微微隆起的胸部被柔软的红绸缎裹住,下身是暗红色的长纱裙,修长纤细的腿在红纱的映衬下透着朦胧的美,加之沈胥胴体雪白,吹弹可破,这般下更养眼了。

  他被沈老从屋里牵出来,在踏上花轿前,沈老为他披上了最后的红盖头,眼里泪水汪汪。

  沈胥坐上了花轿,眼神一直盯着窗外,那是暮山村就给他最后的纪念,再多一眼吧...

   唢呐锣鼓吹奏的声音划破了天空,远远的看,一只红龙正大摇大摆的走出暮山村,似乎一切都很热闹,似乎是吧......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章:生涩少年,初夜开苞


TBC

——————————————————————————

作者:嘿嘿,我还是对双性小美人下手了~~

评论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