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墓xi

杂食/废人
目前产出:【锤基】【贱虫】
大概是死人吧

© 裤墓xi
Powered by LOFTER

【TG】遇见紫梦

※ 崔胜铉 x 权志龙

※ 小清新/文艺/乡村

※ BGM:T.O.P—你好HARUKA

※ 【300粉点梗】 @CaramelJewel  @jjjjjjjjjjjj0723  @青芜  @x Jena y 👻 





  或许等时间慢慢侵蚀我们的容颜,那份散发着紫色香气的万古不变。

  在普罗旺斯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那里遍布着迷人的薰衣草,还有那个戴着纯白色小花的少年。

  崔胜铉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这里来旅游,早就想见识一下置身于遍地的薰衣草里是怎样的感觉。当他真的踏进这片紫色海洋时才真的感到何为震撼,他在手机上找了一所民居。一座白色的农家,相称着十分和谐。

  崔胜铉把行李放在门前整理仪容嘴里反复练习着刚学不就的几句蹩脚的法语,崔胜铉小心地敲敲门。

  扣扣——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转动门把手的声音。

  崔胜铉挂在嘴边的“①Bonjour!...?너 아시아인?”

  门前穿着白衣的少年惊讶的一笑“③한국인?”崔胜铉可没想到在法国能碰到韩国人。

  权志龙拉住崔胜铉的手“快,进来”少年的手白皙纤细被风带起的白色衣角带着淡淡的香气,让崔胜铉为之着迷。

  权志龙带着崔胜铉到了他家的屋顶,白衣少年打开窗户深呼吸一口气就挥挥手招呼崔胜铉过来“嘿,过来”

  崔胜铉便跟着少年的方向挤在一个小窗子上,窗外是满满一整个世界的薰衣草飘满香气。

  可是崔胜铉的视线却依旧集中在身边的少年身上。

  不知名的少年,无需知晓太多,他的美丽便是全部。

  崔胜铉的视线赤裸裸地盯着权志龙,当他转过头满脸的笑容似清晨的光束带着清香。崔胜铉想要是他有相机就好了,少年清脆的声音从他耳旁飘过“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先生”

  “感谢你”

  “这里风景好极了,妈妈说过要把最好的房间留给房客”

  权志龙说完就如一阵风一般从崔胜铉面前轻轻地飘过,崔胜铉伸出手,指尖稍稍碰触到他白衣的衣角。

  崔胜铉趴在窗口,他在等。

  盯着窗口,权志龙就像一个惊喜一样出现在崔胜铉窗前的薰衣草地上。他的右耳上别这一只白色小野花,小小的身子在草地里扑腾,累了就倒在上边。天边飞过的花蝴蝶停靠在他灵巧的鼻尖上。

  如油画一般美丽的场景,崔胜铉不忍心打破。

  他悄悄的把随身带着的木吉他拿出来,静悄悄的走到男孩旁边。蝴蝶飞走了,鼻尖上痒痒的男孩抬起手挠了挠鼻子,眯起眼睛就看到了崔胜铉坐在了旁边。

  男孩很快就注意到了他的木吉他“愿意为我弹一首吗,先生?”权志龙舒服地双手靠在后脑勺等着回答。崔胜铉从边上摘下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微笑着点点头。

  手指扫过琴弦,动听的乐声催使着少年慢慢闭上眼睛:

④저기 저 별이 빛나는 내 맘을 알아?

모든  축하합니다 있다

이 어두운 밤 내가 누구를 생각하고 있다

조용히 보낼 불빛을 가로등 내 마음을 줄 알아?

거기 니 모습 눈빛이 나를

나처럼 후회하다가 누군가를

안녕하세요. 안녕하세요. 안녕하세요. 오늘 어떻게 지냈어요

  伴着歌声和清风,少年一定拥有了一场好梦。

  崔胜铉也顺势躺在他旁边,他想时间能不能慢一点再慢一点。

  待天边挂上黄色的颜料,权志龙伸了个懒腰。

  一睁眼就看到了撑着一个脑袋的崔胜铉“真好听,可惜了我都没听完”

  崔胜铉笑着摘掉嘴里的狗尾巴草“随时都能为你唱”权志龙看着崔胜铉硬朗的轮廓不禁脸颊泛红,赶快羞涩的移开了视线。

  崔胜铉继续躺在下来,手举起毛绒绒的狗尾巴草映着昏黄的光线夹杂着紫色的香气。

  闻见了香味,权志龙就快快的爬起来还顺带拉起崔胜铉“快起来!”崔胜铉似乎刚才看到了一只小馋猫吗?权志龙的父母亲回来了还做了好吃的饭菜,他们招呼崔胜铉坐下来。

  权志龙坐在挨着崔胜铉近的地方,他喜欢这个吉他先生。

  晚饭过后,崔胜铉静静坐在楼上的小木椅上。

  他在写日记,今天他写那个白衣少年和美丽的薰衣草,他还特意摘了一枝薰衣草夹在笔记本里。

  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崔胜铉收起笔记本“请进”权志龙小心翼翼地探出一个小脑袋,崔胜铉见是他正想打个招呼。

  这时,权志龙伸出手指头比了个噤声的姿势偷偷地溜进崔胜铉的房间。待门悄悄锁上,权志龙又向崔胜铉露出了那个甜甜的笑容“hi”崔胜铉走上前握住他的手引着他坐在床上,手一直紧紧的握着。

  不知道为什么,崔胜铉有很强烈的预感他和少年都互相爱慕着。

  权志龙害羞地低着头,悄悄的手指也勾紧了崔胜铉。

  他想上来问问吉他先生要不要偷偷溜到下面去玩的,现在看来这样也很好。

  崔胜铉伸出另一只手温柔的将男孩挂在脸上的碎发别到耳后,权志龙目光如同薄雾里的月光静静注视着崔胜铉。

  两人都没有打破宁静,当两人的目光互相交织在一起,似乎有一根无形的丝线在一点点拉近两人的距离,慢慢地,慢慢地两人的鼻尖相互若有若无的触碰着。

  只要一点点,就能够......

  噗通一声,距离豁然拉大——是楼下的小白猫调皮地爬到了窗前打扰他们。权志龙笑了出来月牙般的眼眸有点无奈的看着崔胜铉。

  今晚权志龙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乖乖的躺在崔胜铉的旁边在飘着香味洒满月光的房间。

  次日,权志龙和崔胜铉悄悄躲到了一颗大树下,那个大树里有一个超级大的树洞这是权志龙告诉崔胜铉。

  权志龙调皮地蒙住崔胜铉的眼睛“我要许个愿望,不许偷看也不许偷听哦”崔胜铉笑话他的幼稚,却不知被他的天真拴住了心。

  权志龙悄悄的对树洞说了些什么,在崔胜铉要离开的时候他都不知道。

  崔胜铉没有告诉权志龙自己明天就要离开普罗旺斯的事,他在书桌上留下一张字条。

  他知道要是他在,自己就真的不能狠下心离开了。

  崔胜铉悄悄的走出农家大门,躲在他们许愿的那颗树下。在崔胜铉要扭头离开的那个瞬间。

  他看到了树洞里的那根枯掉的狗尾巴草和写在树叶上的“⑤Je t'aime bien.

  崔胜铉小心翼翼地拾起来放在胸前的口袋里,如他来时那般,踏着风来,伴着风走。

THE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解:

①你好!

②你是亚洲吗?

③韩国人?

④你好HARUKA部分歌词,大意为“那边发光的那些星星知道我的心吗? 一切痛并快乐着,这个黑暗的夜晚我在想着谁呢?安静发着灯光的路灯会知道我的心吗?在那里你的样子照亮我,像我一样独自等待某个人, 你好 你好 你好今天是怎样度过的呢”

⑤我喜欢你

评论 ( 6 )
热度 ( 27 )
  1. CaramelJewel裤墓xi 转载了此文字
    先哭一会儿(•̩̩̩̩_•̩̩̩̩)为太太写TG 也为这结局 我是个不看BE的人 所以这不是BE嗯…...
TOP